收获,累

七天前完全没有想到现在的我会如此疲惫。对于20多岁的我来说,累,从来都是心理和身体上共同作用下的混合物。就如刀子和盐,身体上的累,不过是刀子在身上划上一刀,不管深浅,尚可忍受;倘若在伤口上撒一把盐,这把盐就绝对是不可忍受的。至少目前来说,仅仅因为身体上的大量劳动还不足以在脑中形成“累”这个概念……

2009-11-17,星期二。下午从焦作出发到郑州。三人坐在小轿车后排座位上,好吧,我承认当中有个女生,有好感的女生。但是,累的时候你能倒在人家身上睡觉?何况我坐在左边,中间隔着另一个男生,即时是这样,你能好意思压着这位男生睡?在郑州吃了一顿不怎样的晚饭后(服务生的态度够差),顺利上火车。从来在火车上都睡不安稳,哪怕再累。平时在家里从来都是雷打不动地安稳觉。一夜睡了不到4个小时,这都是小事。

2009-11-18,星期三。十点多到上海新国际会展中心,看到大城市我就头大。车多人多,等红绿灯都能让人等得上火,更别说堵车。噪音、快节奏、高物价……有些人喜欢热闹,好吧,你们喜欢去吧,我没这么高品位,高追求,就出租车司机唠叨上海的高房价就让我郁闷了,这种工资水平,一年不吃不喝不用,工资买1平米的房子。

然后是会展,没有booth,拖着一大堆东西,到展会上逛。会见客户?到papa johns占两个桌位,点几杯coffee,反正是消费了。不是就餐高峰时间还好,反正人不多,多坐一会,谈谈生意也无妨。但到中午十二点左右,papa johns里挤得连落脚的地方都快没了,等上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吃饭的人到处是,一般都是看到哪桌快吃完了,就站在旁边,甚至是端着食物在旁边等着。若在平时,我能吃多快就吃多快,赶紧走人,甚至宁愿带着汉堡站着吃,自己不坐,让别人坐位子。最忍受不了别人看着我,何况确实是我们不对。后来终于有一香港人忍受不了,先是不屑的眼光,最后终于开口了:
“I want the table”
“It’s wrong to talk business in the resteraunt when so many others waiting for the table”

然后服务员也过来了。直至后来我站在门口散发booklets的时候遇到好几次,都是不屑的目光,好像他是一位艺术爱好者看到我在卢浮宫中大师们的艺术品上吐了一口痰一样。在他之后我再不好意思抬头看餐桌周围的人。有些人到4点钟才吃上饭,而我们就占了那位置整整一天……

2009-11-18,星期四。没有展位,早上到中午继续占餐桌会见客户。下午散发booklets。展会上没有展位而散发自己的宣传品是不允许的。展会上有很多保安,被他们看到的后果是,赶出会场,没收你的资料。边走边发,见到一个人就递上一本,那是不礼貌的,而且我认为那是没有效果的。所以,站在门口,被冷风吹,看着进进出出的人,见到老外,一句“excuse me, can you please have a look at this”,“our main product is fumed silica and polysilicon”。有意向了,再发给他们,没有意向的,“Thank you anyway”,或帮他们推开门,基本上都不会有反感的。

会场里是不允许吸烟的,一个人站在外边吸烟也是超级boring的事情。所以走过去先和他们说hi,聊几句,聊一下他们的产品和市场,然后顺带聊一下自己,到这个时候,他对产品没兴趣也会拿一本,即使只是出于礼貌。还有在一旁一个人等人的也是。不过比较郁闷的就是,1. 向竞争对手推销产品,尤其是知名的竞争对手,别人质量好,名气大,班门弄斧的感觉;2. 说了半天,别人拿出一本同样的,“I already have one”,搞得自己就像电视传销似的。

被保安看到好几次,因为我见到老外才发,断断续续,他们走到旁边的时候我又不发了,或者和老外在交谈,气氛不错,他们也不敢贸然来阻止。看到保安在附近,要么看会儿手机,要么换个地方……

2009-11-19,星期五。坐动车回来,果然很快。一个站停靠时间不超过两分钟,想起身下车散步都不行。上海到郑州,基本上外部气温10°左右,车内气温23°,相差13°!不知道铁路局的人是不是弱智,我穿的够薄了,一件球衣,一件毛衣,一件薄外套。在外边勉强算上不冷,到车里就能把人烤熟了。总不能让我脱得只剩一件秋衣在车上吧,脱下的衣服放哪儿都是个大问题!等我要下车的时候,急急忙忙穿上衣服下去?问题是从进站到开车才20分钟,下车连同上车的时间啊!做普通卧铺的时候,温度大概15°左右,只脱外套就能很舒服了,动车温度就要高些?国家领导人的车上是不是就要到100°?就这点人性化?

下午六点多回到家的,赶紧打电话给英国客户确认来访时间和接待事宜,饿着肚子,中午没吃饭。回家想自己做饭,但发现卖肉的地方关门了,好吧,白菜加火腿肠火锅。对了还有,前段时间下的雪化了,地上湿漉漉……

2009-11-20,星期六。早上6点多起床,准备去接客户。因为要到8点半要到郑州。闹钟从5点半响到6点,终于醒了。急急忙忙刷牙洗脸,抹护肤霜。拿上电脑到小区门口等经理。6点半到6点44,没来,一个短信过去,电话回来,刚起床。好吧,先回头10米买早餐。买好了早餐才发现自己没带名片,shit!一路小跑回家里拿,再一路小跑到小区门口等着。

顺利接到客户。到会议室,发现Fay没到,faint!只好自己开始ppt演示,介绍,翻译。虽然Fay迟到的时间不多,5分钟左右,但是我实在没准备,里边好多单词没练熟,甚至不知道意思……我在这点上实在不应该。好在Saul和Ted两位gentlemen都很gentlemen,其它过程都非常顺利。

市场调研问题始终困扰我,甚至市场周期都成大问题。用在油墨方面,测试通常进行3~6个月,仅仅是测试周期。而领导的期望是半年能批量出货,到英国海运两个月,测试就算3个月,那生产测试呢?半年怎么能批量出货?量和市场定位问题。据说厂里的领导要上2期,要扩建到5000吨一年。好吧,目前的气象白炭黑中国市场容量大概是1万5千吨每年(手头的资料),5000吨就等于市场容量的1/3。如果要想生产出来的都销售掉,好吧,这个市场占有率是极其恐怖的。在产品线如此单一的情况下,简直是难以理解的范畴。

之前的报告都明确指出气相二氧化硅的市场容量有限,所以要引入氢化技术。现在看到白炭黑的反馈情况不错,就竟然想用来赚钱,而且氢化装置也在上马当中……市场调研都没做充分就要上项目,这点无论如何我不能理解。

另外一点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与客户谈判中的主动权问题。基本上所有客户都会要求做某个地区的代理,市场容量都没有弄清楚,我们怎么谈?!

下午送走了Saul和Ted。在机场接牛丸,从4点半到6点20。当中买了一瓶水,一瓶绿茶,两瓶营养快线。一共是45元,从来不知道钱这么好花……

牛丸说的是三个人一块过来。在机场坐的时候谈到日本人的时候,谈到了“打倒日本鬼子”等话题。结果发现坐在旁边的是俩日本人,晕了。更晕的是,这两个日本人就是要接的客户,他们先从上海飞过来了。最晕的,他们2人有一人是中日混血儿,能听懂中文,但是从小在日本长大,地道的日本人……TMD,简直倒霉透顶了!

接到人,离开机场已经将近6点40了。牛丸先生坚持要在郑州住宿,坚持要在中州皇冠假日酒店吃饭。好吧,郑州的堵车,再次经历了一次……

到包厢里,一看菜谱,晕了。一条黄瓜5元,一份炒米42,一份炒青菜38,基本上没有低于百元的菜……一顿饭下来,没有几千块钱是不行的。发现让人郁闷的事情,不是一件,而总是一件接着一件,就像在你的伤口撒上一把盐,用刀子把伤口划大一些深一些,再撒一把盐,然后再划一刀,再撒一把盐……

牛丸先生说要谈一些事情,让司机王哥和嫂子都出去。靠,人家大晚上来接你们容易么,这样对人家。我当时就决定和他们一块出去吃,有什么大不了,老子还不稀罕陪你们呢。五星级就是五星级,一助份自餐198元……走了5分钟的路,一家餐馆。3人吃了67元,还是这舒畅。

回到焦作,晚上11点多。别说洗衣服,脸都没洗直接倒床上睡着了。

2009年11月22日,星期天。早上接到经理电话,好吧,赶紧飞一样的速度起床,刷牙,剃须,洗脸,抹护肤霜。结果还是经理先到小区门口了……

该死的厂,几乎要啥啥没有,谈判时,问个技术指标,绕个半圈还没说到要点……该吹的继续吹,该有的没有,不该有的更没有。当时都想拍桌子走人……

自己还是太嫩了,太直了,太急了,不适合做市场销售这类行业吧。

发发牢骚,纪念一下这很累的一周。

其实收获很大,只是现在太累了,只想找个方式发泄一下。QQ签名改了“谁说不累谁他妈的是王八蛋”,期间在犹豫该不该说脏话,终于想明白。何必在意这么多呢,既然自己都这么累了,偶尔用粗口表达、发泄一下,情有可原。或者,这才是最适合、最贴切地表达我生理和心理状态的方式。所以,不改了,粗鲁就粗鲁吧……

2009年11月23日,星期一。更新,闹钟从5点半到7点半终于把我弄醒了。死等30路等不到,坐上11路到焦作师专。继续死等,等不到,11块钱又没了。到办公室发现都感冒了-_-

2009年11月27日,星期五。更新。其实从星期一就开始犹豫,要不要请假。其实早就觉得自己不行了。不过撑着,撑着,终于,病倒了。昨晚上一夜没睡着,浑身难受。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感知很微弱。意识是很清醒的,醒来看了一下手机才1点多,然后穿着单衣在半夜里上了一趟厕所,完全感觉不到冷。身体的感知是很微弱的,不然怎么都不会感觉不到冷,气温大概0度左右啊,平时只要一离开被子就会冻得瑟瑟发抖……坐在办公室里什么都不想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