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谨,求实 VS 浮,急,夸和人情

周六,上班稍微能让自己清闲些,逛了一下acheng的blog。看到这篇《炮轰事件扩展阅读:尽信书不如无书》,以及由此篇文章所涉及的若干链接:1,2. 当中花了10分钟左右看了一下1,发现确实,一些国内网络非常知名的人物是“出于人情”而“极力推荐”,却没有半点基于负责的态度、对技术的严谨的技术审稿,直接导致各位“网络界技术牛人、知名人物”所力荐的书漏洞百出,误导新人,甚至出现了毫无因果关系的结论,概念上的含糊不清。当今中国的很多写书人,出书人,荐书人,都难逃“浮,急,夸和人情”这些陷阱。就“技术与准确”至上的IT行业都这样,其它职业的情况只有更甚而已,再延伸到整个社会,竟让我一时感慨万千。

十多年的读书、获取信息的生活,更是丰富了这方面的阅历。小至教学辅助书籍中的张冠李戴,大至某位博士引用“卧槽泥马”,甚至某行业内的领军人物造假–汉芯,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没实际产品,照样拿资金,开演讲,大肆宣传!再有,就延伸到网络上的“欺实马”、“俯卧撑”、“躲猫猫”等事件。

追根溯源,恐怕就是一个很大很严肃的问题。道德、诚信的缺失,“利”的取舍。

仔细回头想想所谓的道德、诚信的缺失的典型事件,当中无一不与“利”有关。南京彭宇扶老太事件,杭州“欺实马”飙车事件,郑州“最牛官腔”事件等等,不一而足。老太诬陷彭宇是为了自己的“利”,要的是自己的赔偿金;杭州的飙车“富二代”胡斌,要的是一种“利”,满足自己的“速度快感”;而郑州“最牛官腔”的官大人为的“利”,或许是不经意的流露,但亦能表明其“身在官位,高于人上”的心态,同样也能为他带来满足感,权利欲、金钱欲等等欲……

人来人往皆为利,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何时何事,使得此“利”成为一贬义色彩的词。一种人深受其苦而却千寻万觅,到手之后又继续用来祸害他人的东西。

后记:
本来写一篇文章,只是有感于“浮,急,夸和人情”,提笔一写,便成了“诚信”、“道德”与“利”的矛盾;再要往下写,恐怕就要有“社会体制”、“世界观”等问题了。虽本人自认才浅、阅历浅,但要继续也可略表自己观点,大方向不会错。但一篇完整的文章,“提出问题”之后,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案”是万万不可的。

历史、时评、政治、社会学,自认为没有足够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社会阅历来提笔写文。而且关于以上问题的答案,也暂时没有半点头绪,就此搁笔,若有机会,再续此文。或1月,或1年,或十年……

无知也好,逃避也好,总算开始思考了。

2009年11月26日更新:
很多人可能看到以上文字的时候都会嗤之以鼻,这些关我屁事。其实不然,个人无法脱离整个社会作为单独的世界存在。试问一下,谁能保证自己不会在斑马线上被撞死,不会扶起倒地的老太后成为被告,自己的子女不会喝到含有三氯氰胺的奶粉?这些或许有些悚然听闻,但确确实实发生了,或许各位也呐喊过,愤愤不平过。好,再退一步,如果各位没有以下5种情况中的任意一种,可以直接忽略以上及以下文字:1.被偷过;2.被抢过;3.不敢做好事;4.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5.明知是对的却只能按照错的方式去做。

我的生活的目标是什么?是公平,是道德!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一种境界。或者,退一步说,就是,人人在不侵犯公众利益、他人利益的前提下最大限度的满足自我的需要。最低的底限就是不能侵犯他人的利益,实现最大限度的各人利益最大化,从而达到整体的利益最大化。

正如之前所说的,虽然知道现有的世界观、社会体制是有问题的,但是自己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本文也就无法继续写下去。这一段时间断断续续地在问自己,自己的目标是什么,然后自己的目标背后能有什么更大的意义?大学四年中一直在困扰我的问题也正是这个。

如果把自己独立于整个社会之外,作为个体来考虑所谓的生活目标。目前来说,暂时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兴趣爱好、家庭关系、现实利益等等作为出发点,都不足以作为一个有力的支柱,来支撑人生的舞台。只是为了养家糊口而生活,把生命最基本的需求作为生活唯一的动力,我的人生是残缺的,不完整的,毫无意义的。没有更为远大的理想,此生注定碌碌无为,潜能也就无法挖掘。但这一个层次的目标,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比较好的答案。

但把自己作为一个部分,放入社会这个大拼图中,考虑问题就比较简单。社会里的问题过于复杂,法律、等级体制、道德、人情等相互的的作用与联系,还要考虑到现时代的国情与文明进化程度的影响。想要解决当今所有的不合理、不公平,提出一个具体的行之有效的途径是不太现实的,而人生的目标也就不能以此作为出发点。

那出发点在哪?在生产力上。生产力是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只要生产力进步,社会也就在进步。社会进步之后,自然而然,当中的不合理就要被改革,不公平就要被推翻。社会的进步必然带动个人的进步,物质的进步带动思想的进步,社会当中的每个部分(个人)都会从中受益。所以,最为行之有效,最力所能及的,最触手可及的途径就在于此。凡是自己的目标有利于生产力(科技)的进步,就是所谓的“远大的理想”,就是我所需要的答案。

后记:很显然,我跳不出学校所传授的知识框架。以上的观点完全是马克思先生所写的条条框框内。作为当今统治者所大力推崇的思想,很难说我不是被统治工具所束缚着思想的可怜虫,就像古代被佛教所束缚着的人们一样。

但是,以目前的认知水平,这就是我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等再有新的发现或者感悟,再续写此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