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七夕——写在复活一周年之际

七夕,传说中的中国情人节。可怜的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

早上,听到两个关于七夕的传说。

1,长得像乌鸦的喜鹊据说会在这天统统消失,据说是给牛郎织女当垫脚石去了。真可怜,不知道会不会被踩疼。 平时这群小家伙总是很幸灾乐祸地站在楼顶或者树顶看着我们在30~45度的中午从遥远的西厂跑到东厂(不是某公公开的那个东厂-_-‘)打饭,真有种把他们扒光毛放到锅里煮煮的冲动,其实这种冲动60%来源于胃,另外40%来源于脑。反正这群家伙叫的也不比乌鸦叫的好听多少。但是今天听同事这么一说,抬头四处寻找,还真找不到他们了,有种空荡荡的感觉。一想,他们现在当垫脚石被踩,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油然而生,虽然还是想把他们煮了吃掉。

2,七夕晚上会下雨。这个据说是牛郎织女因为感慨上天不公,相爱的人每年只见一次。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按此算来。这对可怜的人近千年的一面,肯定是苦的天昏地暗,死去活来,眼泪鼻涕口水一块流。倒也苦了某些地上的人,冒着淋一身眼泪、鼻涕、口水的风险与情人约会(这样一想,今晚打死我都不出门,鼻涕,鼻涕,鼻涕……)。回归正题,如果七夕不下雨,那肯定就是牛郎和织女的感情淡了,见面也只是敷衍了事(估计过两年要办离婚证了,眼泪都装不出来了)。焦作今早下过雨了,反正白天到现在还没下。天气预报说有中雨(天气预报靠得住,母猪都会倒着上树)。

我一个人在小房间里,开着笔记本,边听边嚎叫(本人五音只有三音,况且称之为嚎)。先是张学友的《情网》,93演唱会现场版(从原版CD转过来的),录音很high,很有《Hotel California》的感觉,乐器层次分明,学友的唱功也非常了得,开头50秒的电吉他演奏在我听来完全是翻版《加州旅馆》的前段。当中穿插着的手鼓和《加州旅馆》中的真是很像很像。跟着学友嚎完一曲,接着《吻别》,等前奏一过,刚要开口,发现根本记不住这歌曲的词,只好作罢,扫兴。

然后是 Avril Lagvine 的《Togeather》,配合着cool cool的 Avril 的形象,当然《The Pretender》中Jerod吃糖的帅样又出现在我面前。握住木糖醇(细长的5元的那种),往嘴边一放,可糖不会自己起来啊。于是仰头,抬手,往嘴里一倒,我靠,一下5粒都进到嘴里了,囧~没办法,都沾上口水了,再倒回瓶子里,实在有些…… 当时吃的很爽,5粒啊,平时都不舍得吃的。事后,后悔了两下下:1,5粒一块嚼,嘴巴酸疼了数个小时;2,一瓶木糖醇眨眼的功夫就没了,5555~

谨以此篇纪念本人受难日一周年,忘记该忘记的,珍惜该珍惜的,做该做的,吃该吃的——不要花痴,不要犯傻,不要浪费,不要拉肚子^_^

freecommander 中文帮助文件继续翻译中(半个月前就该完成了),论坛继续策划中(策划了一年还在策划),博客继续停滞中(将近4各月没更新一篇),本人继续无病呻吟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