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了 喜忧参半

其实在23日就回到家里了,这两天一直陪着奶奶,老人家身体不行了,哎……

其实今年每次妈妈打电话过来,我都要问奶奶的身体情况如何,可是妈妈每次都说好,什么事情都顺利,让我不要担心。其实2007年,家里发生了不少大事,家里人都是为了不让我担心,都不告诉我,汗……

先是妹妹摔断了手,紧接着就是奶奶好几次病情恶化,进医院好几次;然后大伯的车子出事,撞死人了;到年末了妈妈的手摔断。幸好都没什么大碍,一家人到最后还能顺顺利利地聚到一块来,这应该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吧。

其实小时候我就跟着奶奶一块住,因为爸爸要工作,妈妈则到柳州继续读书去。所以我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记得小时候奶奶背着我去卖菜,老人家不容易啊。小时候还特别淘气,不让奶奶有清静的日子过,呵呵,现在想起来太不应该。昨天也就体会到了这一点,因为快过春节了,供电局要检修线路,我一整天都在奶奶房间里照顾奶奶。而弟弟妹妹刚好昨天放假,带他们领手册,还陪他们玩。只要俩小孩放一块就别想有安静的日子过,呵呵,一会要吃东西,一会有打打闹闹,可是在奶奶的房间里啊,一不小心碰着奶奶可就不好了,所以得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俩,一刻都别想安静。到了晚上就更是如此,一个一直闹着要回去,另外一个就和奶奶顶嘴,对着干,我就什么都干不了,在中间转……

爸爸昨天晚上去喝酒了,其实喝得也不多,到了晚上还去看了奶奶两次(昨天晚上我在奶奶房间里睡的,怕有什么事情好有个照应)。听奶奶说爸爸不容易啊,尤其是今年,奶奶进医院,妈妈进医院,爸爸一个人照顾着她们俩。看看爸爸的头上白发又添了好多好多,也都50岁的人了,或许也应该休息一会儿了……

李凡出国了,邻居家的一小姑娘。她们家一直和我们家关系不错,尤其是覃阿姨,对我奶奶一直很好。李叔叔也是,去年寒假回家他还指导我踢球了(他体育老师)。可是就这家人有些让我觉得有趣。我一回到家在吃饭的时候舅舅和舅母就说覃阿姨对我有意思。我心想有什么意思,还能吃了我不成?他们就说覃阿姨想让我当女婿……我晕。我也就笑笑说他们在开玩笑。不过他们脸上严肃的表情告诉我貌似不是在开玩笑……

就是昨天,覃阿姨过来了。我一直在奶奶房间里,覃阿姨拿着一箱子的山鸡汤罐头过来看奶奶了。然后就直接对奶奶说霸占阿凯了,说要招女婿。我只能在一边无奈地笑笑,都过来跟奶奶说了,就算是玩笑,也是半个玩笑,另外一半是真的了。覃阿姨跟我说,如果当了他家女婿,出国肯定没问题,直系亲属出国签证好办,我无奈地笑笑,点点头。当成玩笑好了。

假期就这样了,少上网,多陪陪奶奶,看看我的英美文学,准备准备专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